从“慢综艺”的角度来说,湖南卫视2018年推出的三档慢综艺节目在内容和意义表达方面都有着诸多相通之处。遵循“生活本身比戏剧更精彩”的理论,随着《亲爱的,客栈》纪实性的进一步放大,真人秀的魅力终于在本年的“慢综艺”中得到释放。从内容制作上,舍弃了博人眼球的传统娱乐元素额,不通过极致的任务规则激化矛盾充实,不迎合传统认知中观众所热衷的竞技性和快节奏,相较于戏剧性,更强调纪实性。[3]因此,《亲爱的,客栈》节目采用了无脚本、不干预的拍摄方式,制作理念接近于纪录片,只提供情境与框架,不设具体的任务和环节,让节目呈现尽可能的还原生活本态。在拍摄上,《亲爱的,客栈》节目组设置了约72路监控机位,16位跟拍和机动摄影师隐藏在客栈的周边区域,以监控机位为主,配合隐藏机位的跟拍和补拍,最大限度降低对嘉宾的干扰,所有的状况都由嘉宾自行处理,让五位嘉宾在意识不到镜头存在的情况下,做出最真实的反应。例如节目中,阚清子与纪凌尘的日常吵架中,两人摔东西,吵到面红耳赤,不让上下;陈翔在小酌几杯后流泪痛哭,心中憋了许久的情感倾泻而出;都是嘉宾在节目中最真实的情感展现。满足了观众所想要看到的明星近乎于常人、最真实的一面。从创作背景和立意上来看,这些建立在观照生活和社会现实的基础上,尤其是对城市“快生活”族群痛点的切中和对生活最本真状态的回归,是这档节目的又一精彩卖点。

  据最新的职场人生活状态分析数据显示,随着中国城市化的高速发展,十年间城市人口平均每年增长2096万人,其中近40,4%的人职场人希望远离繁华喧嚣的都市生活,回归恬然舒适的乡村生活。《亲爱的,客栈》节目组正是以此为切入口,力求呈现最接近大自然的生活环境、最纯粹真实的人物关系,用最纯粹的方式表达都市职场人心中最质朴的诉求,营造轻松的氛围和最触动内心的情感交织成一幅“慢生活”图景,以“慢下来,去生活”的口号,将慢生活一理念推向极致。回应了观众对细腻情感、质朴情怀、真正的自然生活渴求,对心灵中的乌托邦时代脉搏的美好愿景。作为一档关注受众内心情感的慢综艺节目,《亲爱的,客栈》自始至终,都是在大屏幕前以一个家的场景出现,有爱情,有亲情,有友情。

  在新媒体时代下,手机让人们的生活越来越便利,但却也让人们彼此之间的沟通和交流越来越少,它让人们逐渐的陷入一个“浅社交”的窘境。正如王珂在节目中所言:“我们每天奔波与世间,学会了怎样去做人,却忘记了如何与自己最爱的人相处。”在客栈的日子里,每一顿早餐,每一顿晚餐,大家都围坐在一桌,互相分享着今天的喜怒哀乐,叙叙小酒,聊聊人生。与亲人之间面对面叙情闲聊,多多珍惜与亲人相处的时光,真情实感,浓情蜜意才是我们真正向往的生活。当王珂帮助刘涛分担家务,陪她练习高尔夫球,一起商量着明天给客人该准备什么午餐,以及准备三十周年结婚纪念日时,这正是婚姻生活中所需要的那一味理解和陪伴,同样,也是我们现代都市生活中最缺失的那种仪式感。此外,节目中所设的写信环节,嘉宾之间相互用文字表达自己内心最柔软的情感,每一封简短的书信,都是爱的表达,都是对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的纪念。这些暖心的文字,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情绪升华是声音符号表达不了的,它在弘扬中国传统价值的同时,也为节目赋予了浓厚的人情和内涵。

  在当下城市化高速发展、新媒体超速运转的快时代,在观众对竞技挑战的“快综艺”审美疲劳下,始终坚持创新引领的湖南卫视,首开先河《向往的生活》之后,到下半年的《中餐厅》和《亲爱的,客栈》,湖南卫视用三档侧重点不一单共同主打返璞归真和经营观察、对接城市族群痛点的节目,在“慢综艺”这一当下最热的节目热潮中,仍旧保持了领先势头。随着“慢综艺”的蓬勃发展,观众对节目品质好人创新优化赋予了更高的期待值,相信随着竞技性“快综艺”的审美疲劳之下,“慢综艺”将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2] 赵淑萍.综艺节目:独放异彩的电视娱乐艺术奇葩——美国电视综艺节目的创意、风格、模式及其主持人个性、素质分析[J].现代传播,1991(3).

  [3] 崔闻博.浅谈快时代下“慢综艺”的成功要素[J].科学经济导刊,2017(30).

  [4] 刘立群,傅宁.美国电视节目形态[M].北京: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08.

  [5] 陈虹.电视节目形态:创新的观点[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3.

  [6] 郭燕.电视综艺节目的成功叙事元素[J].现代传播,2009(3).

  70年,25541期,25541个日夜,人民日报与党和人民风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过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峥嵘岁月,一起走进更加昂扬的新时代。

  2018(第三届)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暨全国党报网站总编辑看天津活动6月20日在天津市举行,主题为“媒体融合:宣传新时代 拥抱新时代”。